这真是个孤独的世界

这真是个孤独的世界

一月 11, 2016 阅读 14553 字数 2367 评论 21 喜欢 104



忘了有什么事要问,随手给一个半熟不熟的朋友发信息:在吗?

朋友没理我。我忙别的,也就把这事给抛在脑后了。

过了一会,朋友突然给我打过电话来:

“你还好吧?”

“嗯?还好还好,还‘女子’,没变性。怎么了?”我问。

“刚没看到你信息,回你时候你又没理我。担心你出什么事的。”

“咦?比起出事,我可能更容易出家… …你担心什么呀?我就是没看到而已。”

“哎,你不知道,我有心理阴影啊… …”

“什么阴影?快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

这真是个孤独的世界啊

朋友在电话那头噎了一下。接着,她的回答让我喷出一口苹果——当时我正在啃苹果。

朋友说,曾经有次,她一个朋友给她发信息诉苦,她正在忙就没回,结果后来那人自杀了。虽然未遂,但让朋友从此根深蒂固地觉得不回信息是项草菅人命的罪恶。

我说,虽然我觉得不回信息是挺罪恶的… …可是,也没这么严重吧?

朋友叹口气,当年,那个姑娘心情极度低落的时候,想到自杀,但心里毕竟也是犹豫的。她发了几条信息,想找人聊聊天,可恰巧那天一个人也没理她。人在心情低落的时候总容易把事情往不好的方向想,姑娘顿时觉得自己孤立无援,就真的自杀了。

我也叹口气,哎,这姑娘,是不懂得找个聊天的人,有多难啊!别看我写的故事里总有那么多朋友,可是我也觉得… …

朋友打断我:够了,我知道你那些朋友都是瞎编的。其实你没什么朋… …

“好好好,不说这个,我们还是聊聊找人聊天这件事吧。”我赶紧不着痕迹地转移话题。



找个陌生人聊天特别难啊!

我有段时间频繁参加各种聚会,每次都要讲很多话,自以为掌握了社交聊天的秘密钥匙。

可是回家一想,咦,好像哪里不对呀?

… …我发现,我和陌生人们的谈话,基本都是围绕着几个亘古不变的永恒命题:姓甚名谁,老家在哪,现在在哪,学什么,做什么,你真可爱,以及,北京空气真差。一轮互相盘问和互相客套下来,双方都没了话,于是我们友好地挥挥手,继续找下一个人,聊同样的话题,乐此不疲。就像恋爱一样啊!对着一个人陈述自己,呢喃情话,说得双方都没得可说了,就都转移去找下一个恋人了。这样几轮下来,好像说了很多话,结交了很多人,其实兜兜转转什么都没说,徒然消耗掉许多时间,而我们其实不过还在原点,还是… …单身。

这怎么行呢?一个专一如我又痴情如我的人呐!我暗暗下定决心,下次和陌生人聊天,我要进行有针对的深入性交谈!

如何深入性交谈呢?据说,一种行之有效的办法是,和对方分享彼此平时掩藏的小秘密。

于是,之后和陌生人聊天,在通常的客套性话题过后,我总是适时地加上几句推心置腹的话,诸如:

“我跟你讲,我最近分手了… …你怎么样?”

然而对方像看傻逼一样看着我,一脸“我跟你很熟吗”的表情。

再如:

“我周六自己煮了鲜虾面!我跟你说,做法很简单哦,因为虾是冻住的,所以要先拿出来解冻,然后呢,放到锅里… …”

对方一头雾水:我问你怎么了吗?

几轮过后,我彻底败下阵来:怎么才能找个陌生人聊天呢?!

太难了啊。你们需要小心翼翼试探彼此话题的契合度,有时候找个合适的话题比从雾霾中找出北京城还难;你们需要小心翼翼试探彼此可以谈论话题的私密程度,谈话的双方总希望对等,显得过于熟络难免让对方觉得诡异,而显得过分生疏… …在这个人人高冷的时代,人家早就不理你了好嘛!

… …我输了。让我去哭会。



痛定思痛,孩子总是自己的好,老婆总是别人的好,要想聊天,还是找熟人的好。

我决定,还是多和那些不小心和我熟起来的家伙们聊聊天吧。

我戳开了和一个老友的对话窗口。

“最近浪得如何?”

“穷得要卖家产糊口了。… …我穿过的内裤你买不买?”

“… …滚!”

啊,看到没,就是这熟悉的爽感,这熟悉的穷感,这熟悉的没节操感,这就是我朋友啊!

赶紧接着聊。

“今天突然想起当时和你在未名湖边喝酒的事情!”

“可不。你丫喝多了,非要拉我喝一口未名湖的脏水!”

“这样,我们就是喝过‘夜湖(壶)’水的人啦!”

朋友给我发了个微笑的表情。

沉默一会。

突然发现双方都无话了。

这才意识到,分隔许久,彼此对对方现下的生活都是一无所知,而懒散如我,又很难有耐心把身边发生的事一五一十表达过去。俗话说物以类聚,我的朋友,基本都和我… …一样懒。

于是能聊的,不过是当年那一点点回忆,我们把那些有限的素材库一点点掏空,后来就只剩用空洞的语言,强调深情厚谊永不变。

大概这就是为什么一旦一个国家援助过另一个国家,哪怕之后再无更多往来,也总要把这点陈年旧事重复无数遍——不然说什么呢?不然,如何让别人相信,也让自己相信,我们很熟呢?

当然,也有些在身边的朋友,也能时不时聊个天,见个面。

但也就是时不时了。

有时候想起个什么有趣的话题,想和谁分享,偏偏身边没人。等到有人的时候,却早已失去了分享的兴趣。对方也是如此。

找个聊天的人,难就难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聊天曲线,每个人的聊天曲线都在不停地不规则变化,你很难找到一个人和你保持同步波动,就连偶尔几次相交都显得无比幸运,于是,这些人就成了你的朋友。

可是,有时候夜里失眠,掏出手机,翻一遍通讯录,然后又只能合上。太晚了。

这时候你会觉得,找个能聊天的人,其实还是在找个多少懂你的人,其实,还是在找个多少爱你的人。

聊天不是简单的说话,要先愿意聊,然后要有机会聊,最后真的聊起来,还要有的聊。

… …太难了。还是数羊更简单。

最后,许多本以为不吐不快的话,终究还是都对自己说了。

这真是个孤独的世界啊。

作家简介:七叶,编剧,导演,翻译。来自地球,去自北大。不擅长恋爱,不思考人生,不关心人类。 新浪微博@七叶君qc,豆瓣@七叶。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