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寂寞有染,与爱情无关

与寂寞有染,与爱情无关

九月 26, 2015 阅读 15691 字数 2644 评论 17 喜欢 91

哥们儿老杨给我讲了他哥们儿的故事:

Y和T是一对中年夫妻。和大部分70年代初出生的人一样,按部就班的恋爱结婚、成家立业。但这不妨碍他们是令人艳羡的一对壁人。Y高大英俊年轻有为,T明眸皓齿温柔妩媚。婚后第三年,Y雄心勃勃地辞去了国企的工作,开始下海创业。T全力支持丈夫,一个人担起家庭里里外外的大小事务。

Y出身农村,吃苦耐劳敢打敢拼,为人大方慷慨仗义,公司很快完成招兵买马,逐步走上正轨。孩子出生后,T也顺理成章地辞掉小白领工作,安心做起全职太太。贤内助一做就是八年。男人事业干的热火朝天,在省内开了几家分公司,孩子也在T的精心照料下健康长大,家庭从小康步入中产,一切都越来越趋向圆满。

说到这里,我问老杨:又是男人有钱后变心出轨的戏码?女人成了黄脸婆,男人要离婚?

老杨摇头:还真不是。

做生意的人自然离不开酒场,也难免应酬在灯红酒绿风月无边的地方,见过不少明眸流盼的眼波,接到过不少似是而非的暗示,拒绝过诸多主动倒贴的莺燕,能做到这般,Y也算是个难得的好男人。陪伴的妻儿的时间本就越来越少,他始终自信,能守住作为丈夫的道德底线。

而他的信念,在婚后第十一个年头轰然倒塌。

一个五星级酒店门口,风姿绰约的T走下红色宝马,同时下车的,还有另一个年轻小伙。在酒店大堂门口,小伙迫不及待的拥吻T,然后去前台办手续。

而这一切,被Y的两个哥们儿亲眼看见。

老杨讲到这里,我瞬间脑补了香港黑社会影片:两个马仔无意中撞见老大的女人与情人通奸,四目相对眉头紧皱,低声问:“要不要告诉大哥?“ 墨镜下是两张冷峻的脸。

老杨说:你真是古惑仔看多了。现实有时比电影还残酷。

Y找人跟踪了T,调查了她所有的手机通话、短信记录、QQ聊天。小伙与T在网上认识,对外以姐弟相称,T在经济上给过他资助,一来二去,两人突破了界线。

终于,Y拿着一长串的通话清单、一沓照片、一份离婚协议,摔在了T的面前。

T脸色苍白,身体开始发抖,随后哭了起来。

所有解释都语无伦次,苍白无力。所有抱歉,抵不过一个不争的事实。

T无数次乞求Y,希望他看在孩子的份上,原谅她一时的放纵。

可是,没有男人能忍受一顶绿油油的帽子被堂而皇之地戴在自己头上。

Y理所当然地取得了孩子的抚养权和大部分财产。留给T一套小房子和20万。

办理完全部手续后,Y看着T弱小的身体,因抽泣而耸动的肩膀,那一瞬,他几乎想再俯下身给她一个一如往昔的拥抱。而最终,他皱着眉,什么都没有做。

T最后说 :我不是饥渴,我只是寂寞。

近八年的时间,Y除了整月出差,就是应酬到半夜。T在漫漫长夜里茫然,在无所事事里迷失。开始彻夜不眠地看韩剧、关在黑屋里看恐怖片,寻求一切可能的刺激。

她雇了两个保姆,从家务到宠物,无一不是窗明几净井井有条。

她办了50多张VIP卡,做完美容做指甲,泡完温泉练瑜伽。

她交了几个爱购物爱八卦的女友,逛够了商场就相约打飞的去香港采购。

只是这些,皆抚不平她心中的空虚寂寞。对乏味的日子和一成不变的生活,她也曾试图改变过。

她烫了空气留海,问Y好不好看,Y头也不抬地说还行吧。

她做了光子嫩肤,Y从头至尾也没有认真看一眼。

她买了性感睡衣,等到半夜两点,Y酩酊大醉倒头就睡。

她煲了广式靓汤,叫Y回家吃饭,Y说再说吧忙着呢。

最后,她百无聊赖地将自己投身在茫茫大海般的网络里。

她结识了那个年轻小伙,温情软语和厮守陪伴让她如坠爱河,年轻身体释放的激情让她迷幻,仿佛变回十八岁少女。欲望,是一块渗了大麻的鱼干,偷吃一口后,那种令人放纵又欲罢不能的腥味就会出现,直至成为毒瘾,将所有理智耗尽。

婚姻是一场用信任缔结的契约。一旦破坏,就是被子弹击中的镜子,再也拼不出完整的世界。

离婚后的Y成了最抢手的钻石王老五:40出头,身家千万,示爱者踏破门槛。

离婚后的T成了自作自受的典型:独居在60平的旧房子里,日日神情恍惚,悔不当初。

老杨说:真可怜,放着好好的富婆不当,非要自己作。

我问他:如果你是Y,会原谅T吗?

他思忖后摇头:难!

我相信这是男人的真心话。

女人比男人更怕寂寞。但在面对出轨问题的态度上,男人比女人更绝决。

老杨问我:你们女人怎么看T这件事?

我说:我能理解她的寂寞。但成人的世界,要讲规则。无论男女,犯了错,就要承担后果,付出代价。

古希腊神话里有个关于海妖的故事。她可以幻化为人鱼,游走在礁石和孤岛之间。她有无与伦比的美貌和天籁般的歌喉,以曼妙歌声诱惑过往的航海者。若水手倾听失神,航船便触礁沉没,所有人沦为海妖的腹中餐。

当英雄奥德修斯率船队经过墨西拿海峡的时候,事先得知了海妖的故事,他提前采取了防备措施。在船只驶入该海域之前,奥德修斯命人将自己拴在桅杆上,让水手们用蜡塞住耳朵,还告诫他们不要理会自己的任何命令和手势。

很快,海上传来海妖迷人的歌声。她的歌喉如此摄人心魄,令人心驰神往。奥德修斯开始奋力挣扎,想冲破束缚,要水手们驶向唱歌的海妖,而水手们并不理会,按即定航道始终向前,歌声远去直至消失,他们才给奥德修斯松绑。

最终,他们平安驶出这片危险的海域,而爱上了的奥德修斯的海妖绝望自尽。

“你听寂寞在唱歌,温柔的,疯狂的。悲伤越来越深刻,怎样才能让它停呢。”我想起这首歌。

婚姻里,撩动人心的歌令人委曲遍地泪流成河,这个海妖,名叫寂寞。

当激情成了左手握右手,当浪漫被一地鸡毛取代,谁敢说没受到过寂寞的蛊惑,没听到过海妖唱歌?

欲望是心魔。在某个时刻,它千呼万唤勾魂摄魄,让人百爪挠心难以拒绝。凡夫俗子不是奥德修斯,平乏婚姻难以承载七情六欲的多样性。 有人因好奇和无知而跃跃欲试,有人明知冒险仍偏向虎山行。而海妖终究是海妖,它伪装成爱情的模样,千娇百媚之后就是血盆大口,只等在暗夜里将人吞噬,累累白骨,万劫不复。

辛晓琪有张专辑叫《爱上他不是我的错》:“爱上他不只是我的错,是你给我的寂寞惹的祸。这样伤感的结果,只是开始谁都没想过。”

外遇是种不义之爱。

如同一笔不义之财,让每个寂寞贪婪的人眼前一亮双目放光。而一旦挪用,就要付出千百倍的代价。

因寂寞而犯错,最终只会让人更寂寞。

万丈红尘里,风尘障眼,浮云遮面。

多少人以为自己重遇了爱情,其实只不过是,与寂寞有染,与爱情无关。

Author 李爱玲
BGM Merry-Christmas-Mr.-Lawr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