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 CHINESE NEW YEAR · 《LIE》

HAPPY CHINESE NEW YEAR · 《LIE》

二月 20, 2015 阅读 19916 字数 1633 评论 24 喜欢 138

Author:沈嘉柯
BGM:Speak Softly Love
 
过生日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廖小白很严肃地告诉我。
 
我笑着对他说,是很好,因为可以收到很多礼物。
 
在我十几岁的世界里,廖小白是我最好的朋友,于是在16岁生日的时候,我请他来帮忙。在快乐的聚会之后,年轻的身体开始被偷偷品尝的酒精驯服。其实我们只是喝了一点点含酒精的饮料,但一个个都已经头晕眼花了。
 
我指着一大堆的礼物说,小白,帮我扛回去。
 
于是他就帮我扛回去了。我们关系太好了,住得太近,是邻居。
 
谁让他还小我一岁?小一岁,就低了一个年级,就是学弟。
 
第二天,我醒了,全然不记得所有的事情。然后我继续快乐地上学,下课。礼物太多,我需要慢慢拆开才能看完。
 
令人心动的谎言
 
是啊,此时的青春还早,年华足够挥霍,我急什么呢!
 
而礼物,总是到最后被遗弃。何娟买的胸针掉到了卫生间的水池里,蒋勤送的红木手链也日久发了霉时光是无情的,任什么它都能带走,痕迹不留。
 
只有那个蓝色铅笔盒我一直没丢。我奇怪,它为什么始终在我身边,一年又一年,用不上,也不舍得扔,一直跟着我到这个南方的城市。甚至,我都不知道那是谁送的。在一个太阳很好的春天的上午,想起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翻过来翻过去,看那个蓝色的铅笔盒。
 
终于,在盒子里面的角落里,我发现了一连串的字母,小小的,写着LXBXHSJK。字母是用小刀刻上去的,痕迹深刻,但从这一点就足以看出,雕刻的人非常用心,非常认真。
 
我轻轻地念着那些字母,L,X,B我忽然想起来了,那不是廖小白的名字吗?
 
那么廖小白到哪里去了呢?我忽然想起这个问题。我打电话回家,问我的母亲,当年隔壁的那个小男孩现在怎么样了?母亲说,和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订婚了,准备在上海结婚。
 
我又辗转从同学那里要到了他的手机号码。电话接通的时候,我听见那个熟悉的声音,忽然觉得眼睛好酸,好酸,酸到我只想流泪。他的声音,比起小时候成熟温柔了许多,是动听的男中音。
 
我说,你好。
 
他说,你也好啊!
 
叙旧是美好的。电话几乎聊了两个小时。
 
最后,我说,你还记得吗?那年你送我的生日礼物,上面还刻着一句话呢。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反问我:我送过你蓝色铅笔盒?还在上面刻了一句话吗?
 
我哑巴了。他说,没有,不是我。廖小白喜欢沈嘉柯,那LXBXHSJK,又是怎么样一回事儿呢?
 
我笑了,我这是怎么了,过去那么久的事情,是不是还有那么重要?那句疑问还是没有出口,留在了心底。
 
风吹过我的鼻梁,我终于感觉到冰凉,那是眼泪蒸发的缘故。我说,祝愿你们幸福快乐,白头到老。他说谢谢,也祝愿你找到幸福。
 
放下电话,我忽然觉得回去的路那么长,而生命如此寂寞。我再也找不回,那个缠着我一口一个好姐姐的男孩了。
 
不久,小我两岁的妹妹也要结婚了。我回家了,年华本是如此,轻轻松松地就驶过了,只有你自己的心灵,永远停留在那里,舍不得走。
 
我和妹妹,一段一段地回忆着旧日的糗事,笑得快活。妹妹说,还记得吗?你16岁生日那天,爸妈都不在家,你喝醉了被小白送回来,还发酒疯,拿起小刀到处乱刻。
 
我愣住了。随即问,我是不是还刻了一个铅笔盒,蓝色的?
 
妹妹说,是呀,原来你记得啊,那是小白送你的生日礼物。
 
原来如此。我笑了,笑到眼泪都流出来。是什么时候,我开始喜欢他如此之深,把那一点青涩的心情小心翼翼地藏着,连自己都骗过了。然后,偷偷地刻下告白,让自己心满意足。
 
廖小白的回忆里,我原本只是一个与他亲近的姐姐。而我,居然有过这样一场波涛汹涌的暗恋。那个年代的我们,爱情如此隐晦和胆怯,不敢见阳光。
 
没有人是生来就懂得如何去爱的,有些感情也永远说不出口。某一站一旦错过就永远不再,只是光阴还在继续。下一站,我不会再以沉默迎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