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的苦与恶

世间的苦与恶

一月 1, 2015 阅读 19878 字数 1848 评论 27 喜欢 109

文/名字里都有个狐
 
五年前,我在北京工作。被外派到承德,同行的还有另外两位同事,我们三人合住在公司租的三室一厅里。我们收养了一只流浪狗,很普通的中华田园犬。收养它只是因为它又瘦又可怜,而它也在我们的精心照料下逐渐丰盈起来。
 
那时候每周一都要回总部开会,于是每周周末我们都会赶火车回到北京。周末小狗只能托付给公司里的保安代为照料——保安在公司一楼有一间专门的休息室。当然,我们会把足够的食物留下来,通常是袋装狗粮和火腿肠。
 
那年十一,因为回北京的时间比较长,我们留下了整整一箱火腿肠。哪知假期结束去上班的时候,狗狗却不见了,反复追问了很多人才知道,有一个保安看不惯我们每天中午出去吃饭都帮狗狗点一份酱骨头,还一天喂它两根火腿肠,而他们却只能清水下面条,一气之下把狗狗的腿折断丢进垃圾堆,把火腿肠分分保安们吃掉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们惊呆了,工作放下不做就跑去找狗狗,毕竟养了几个月也养出了感情。在离工作地不远的垃圾堆里找到了它,后腿被折断的地方还有血污,正在垃圾堆里刨食,看见我们呜呜哀鸣。
 
我们心疼极了,同行的女孩甚至还哭了出来,抱着它直接去了宠物医院。洗澡、上药包扎、打消炎针,忙了大半天才把狗狗安顿好。然而最终这只可怜的狗狗还是因为病体拖的太久死掉了。
 
当时年轻,把这件事汇报给公司领导,肇事保安被开除,我们还愤愤的认为他活该。多年以后回想起来,却不免觉得自己做事欠考虑。那时候,承德公司的保安一个月只有一千块薪水,这份薪水让他们一周吃一次肉都艰难,甚至连火腿肠都很吃到。他们合住在公司宿舍里,六七个人一间,上下铺,环境很不好。我们同样在一间公司工作,但相对生活要优渥的多,起码我们养的狗狗还吃得起酱骨头和火腿肠。
 
生活得在多底层,才会对一只狗狗产生羡慕嫉妒恨的感情啊!那个保安用自己的双手折断狗狗的腿,手法残忍,不忍侧目。然而他才十七八岁,别的同龄人在上学,他却拿着一个月一千块的薪水辛苦讨着生活。而这一千块,说不定还得寄给乡下的爹妈和弟妹。他错在先,而我们一句话却让他失了业,不得不说有些欠考虑。
 
这几天上海很热,中午吃饭妹妹讲到她每次进出公司,都有保安站着帮忙拉门,而那些保安通常一站一整天,凡是进出的人,都得为他们拉门。妹妹感叹说都是成年人,能自己开门,专门为此设置一个岗位,让她每次进出都特别不好意思,因为被服务而产生的不好意思。她同情那些受苦的人,认为这个岗位根本不必存在。我却认为,多一个岗位就能多一份就业,你看来没必要的岗位,说不定就是别人安家立命的根本呢!妹妹笑着说,她估计她是公司里少有的每次进出门都会跟保安说谢谢的人,大部分的人根本无视保安,直接进出,没有一个谢字。我想了想我们公司的场景,只怕我也是少数会每天跟拉门的保安和收垃圾袋的阿姨说谢谢的人吧!我们只是职位不同罢了,同样在工作,都需要得到尊重。
 
而受苦的人那么多,不排除有退休后再就业的大爷和阿姨,他们或许只为打发时间。但大多数的人,如果家庭条件优越或者有更好的选择,谁愿意出来做保安保洁之类的事情啊!枯燥乏味不说,薪水还不多。
 
相对他们来说,更苦的是农民。靠天收,一日忙过一日不过也是为了奔命。而靠天收的人,最烦的却又是下雨天。因为下雨天他们就没办法出门干活,没办法挣那一日的口粮。人最艰难的还是一日三餐啊!从来没有为吃饭愁苦过的人,不会体会到人生真正的艰辛。而正在为吃饭奔命的人,每天的焦虑显而易见,哪里还有时间和精力去考虑什么精神层面的问题,更何况是善与恶呢!
 
相对年轻力壮的农民来说,更苦的是老的做不动了却无所养的农民。我见过很多这样的例子,一把年纪了,种不了地做不了工,儿女还在苦苦挣扎着奔命,在大城市里当着农民工,儿女的儿女或留守或带到城市里。他们没有多余的钱给老人,于是这些老人只好捡点破烂卖点钱,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
 
这些都是世间的苦,很平常,却每天都在发生着。而我那群年轻漂亮的同事们,却多么喜欢在暴雨天气打电话叫下午茶、暴晒天气打电话订餐,自己躲在办公室里吹空调啊!
 
不能单纯的把同事的行为理解成恶,站在送餐人员的角度看,他们却感谢有这些订餐的人,是这些人,促进了他们的就业。
 
而我们,辛苦工作加班,拿着一份刚够养家的薪水,也不过是另外一种奔命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