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曾路过我生命

谢谢你,曾路过我生命

十一月 16, 2014 阅读 20813 字数 2782 评论 25 喜欢 167

文/佚名
 
下午的阳光不错,想起了你。Hey,苏先生,可好?距离我们分手已经2年之久了,现在的我在距离你1200多公里的城市努力生活着,一切都还不错。可以微笑提起你了,感谢时间终是救了我。无需否认,苏先生,你的微笑,或嗔或怒的样子,在我心里,依然有迹可循。
 
那时候呀,我以为我们会永远在一起,未曾想过分离。年少时的满满爱意,恨不得宣告全世界你是我的。我喜欢的人刚好也喜欢我,多么美好的一件事,认定不会再爱别人。那时候的心境套用言情小说里的一句话特别合适:因为有你出现过,其他人都变成了将就,而我不愿意将就。你温言细语的哄过我,喜欢摸我的头发,爱抱着我,会夸我比同龄人懂事让你在朋友面前很有面子,凌晨打电话说想我了,会在我放假回来时带我去吃好吃的,偷偷塞钱到我的包里,心疼我在学校的生活… …都说一个男人愿意在你身上花费时间和金钱,必定是爱你的。我觉得自己很幸运,拥有了你。幻想过未来,巴不得一夜之间毕业才好,好跟父母说一说我爱的那个人,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笃定会嫁给你。苏先生,这些,你都不会知道了。
 
谢谢你,曾路过我生命
 
第一次遇到你,18岁,最好的年华。你是我闺蜜男朋友的生意伙伴,比我们大了好几岁,本着3岁一代沟的想法,并没有过多交谈。在这个全世界女的都统称美女的时代,你很认真的问了我的名字,好感倍增。后来在陆陆续续的聚会中都会见到你,慢慢熟悉起来。而你总会在聚会中陪我聊天,我知道,你是在尽量照顾落单的我,怕我在成双成对的情侣中尴尬。在某次聚会接近尾声时,闺蜜突然问你,嘿,怎么每次都不带你女朋友过来玩。要不怎么说是闺蜜呢,一语双关,点到即止,我也就懂了。你笑笑没有回答,我不八卦,自然不会多问。
 
2010年的冬年,在你的强势围攻下,在一起了。那是我们彼此认识快一年的时候。你是我的初恋,而我很识趣的没有问你,我是你的第几恋。冬日的阳光特别温暖,那一天我正坐在美发店里弄头发,电话响起,屏幕上跳跃着你的名字。示意造型师关掉吹风,就听见电话那头你说,桥桥,陪我吃个晚饭好吗?有些诧异,但还是轻轻地说了一句:好,一小时后过来。你订了个包厢,还算一顿氛围不错的晚餐。饭后你突然问:“你喜欢我吗”?我有些不知所措,愣了一下还是果断回答不喜欢,闺蜜的提醒言犹在耳,我可没有忘记你那神秘女友。你又问:那你讨厌我吗?“不讨厌”这句回答的相当顺溜。情况不妙,我拿包准备闪人了,你居然从背后抱住了我,我清楚的感到我僵硬了,耳边都是你灼热的呼吸,半天都没反应过来。你不死心,嘴唇贴着我的脖子说:“既然你不讨厌,那我们试试好吗”?不等我反应,就吻了下来。从没见过这种阵仗,简直无法思考,只觉得你身上的温度烫人。你说如果今天不答应,别想走,一幅痞子样。然,我的心里却刹时开出了花,那一刻,你特别帅。
 
苏先生,你可真大胆。见惯了你斯文得体的样子,突然给我来这么个野兽派,真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后来也会问你,那天吃饭是不是你算计好了的,非要你承认。而你总是不回答,一把拉过我就吻了下来,还赖在我身上,说明明就是我觊觎你很久了,还要偏偏说不喜欢。是的,我的苏先生,那些说过不喜欢的违心话都是骗你的,所有的拒绝不过是女孩子别扭的矜持。
 
彼时我还在大学,你忙你的生意,默契而快乐,放假了就腻在一起。从没听你提过之前的女朋友,我也就高傲的未曾问了,彼此心照不宣。每天只要听到你温柔的声音跟我讲电话,我的心真的就很满足。我见你所有好朋友,他们开你玩笑说老牛吃嫩草,你也会毫不客气的反击说你们就是嫉妒。你会在KTV里对我唱黄家驹的喜欢你,会唱张学友的还是觉得你最好。过年的时候,你会塞给我压岁钱,摆着一幅长辈的架子,叫我好好读书,最不济也要把专业学好。会在我电话停机时帮我交话费,会让我多买几件衣服,只要我喜欢。你喜欢叫我宝宝,我称呼你为苏先生。你说我肯定不爱你,因为从未叫过你亲爱的。你孩子气的抱怨真幼稚。情到浓时,你有说过:“宝宝,我们结婚吧,只要你不嫌我老”。每次,我就笑嘻嘻的看着你。苏先生,尽管我没有回答,但我知道,那一刻我的眼睛比星星都亮,我内心的声音就像蝙蝠的波段一样,你的耳朵都听不到,是我爱你,是我愿意,是求之不得。这些,你都不会知道了。
 
分开后的那段时间,失眠,话很少,没有哭,依然坚强。苏先生,说实话,那个时候真是有点恨你,我把心都捧出来了,你却没有好好收藏。恨你既然要走,当初为何如此纵容,恨你明明说过我们结婚,却还是离开了。恨你说过的每一句情话都像魔咒一样困扰着我,恨你就连想分手都要交给我来决定… …我以为,我会恨你很久很久,可是,没有。苏先生,我记忆里太多你的好,容不下恨。我最后那些小脾气小任性一定给你造成了不少的困扰吧,你可别指望我讲抱歉。我的猜疑,我的任性,我的不自信,只是因为爱你。那些不合理的小情绪,都是因为在乎。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原来这些话都是真的!
 
是呀,2012年,传说的世界末日没有到来,玛雅预言并没有灵验。可是,我们分手了,有些突然,似乎又合理。真是一旦得到,就想拥有更多。看不到你,我也开始患得患失,脾气越来越大,不断追问你的行踪,猜测你和之前的女友是不是藕断丝连。我知道,这样子特别不好,我也不想这样,可每次说出的话都像一把把利刃,无法控制。你耐着性子哄我,到最后也怕是真正烦了。激情退却,当初吸引彼此的优点已经不能再支撑这段感情了。所以你试探着说我和你是不是真的有代沟啊,并表示我可以选个更合适的。我是那么敏感而聪明,怎么会不明白呢?我想我的苏先生终是要离开我了。谢谢你最后依然体贴的照顾我的自尊,而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你说这两个字,舍不得。我们谁都没有明说分手,但清楚的知道确实分开了。一切不了了之,我换了张卡,挣扎良久,还是把你的号码重新存了进去,这串数字曾见证过我最繁华的青春,给我传达过最美的情话。只是以后再也不会响起了。
 
苏先生,最后再叫你一次亲爱的吧!亲爱的,我爱过你,很爱,谢谢你曾路过我的生命,陪我走过那么长的一段,努力呵护过我的青涩纯真。曾经那些快乐都是真的,毋庸置疑,你爱过我,我相信那个时候对我所有的宠爱都满含你的真心,所有心甘情愿的付出,都是因为爱。分开,你也舍不得。有点遗憾,没能走到最后。
 
有特别多的话想对你说,电台里还在唱“喜欢你,那双眼动人,笑声更迷人… …”但就到这里吧!还是会记得你,然后爱别人!他日故人相逢,亦可笑着问候:“苏总,别来无恙”。
 
那… …再见,愿一切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