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祷爱

饭祷爱

八月 29, 2014 阅读 21340 字数 3097 评论 18 喜欢 186

文/渡渡(来源未知)
 
M先生和M太太总是可以随时随地得吵起来。为了M先生想买而M太太某样不愿意买觉得乱花钱的小玩意儿,就可以引发一场世界大战,从商场一直吵到回家,再一起争吵着过周末。M先生喊得气急败坏,声嘶力竭,M太太满脸讥诮,不时冷冷得说一句刻薄话。一个像海水,一个像火焰。
 
可是他们好的时候又太好,浓情蜜意,肉麻得不像话。
 
这是M先生和M太太结婚的第二十五年,而这对奇葩的夫妻,居然还没有离婚。真是让人敬佩。大概没有离婚的原因,是M太太做的饭太好吃了,而M先生的胃,已经被牢牢得拴住了,“吵就吵呗,有饭吃就好了。”M先生酒后吐真言,脸红红的,表情很是享受。
 
M太太的厨艺的确是很出神入化的,哪怕是边角料,也能变成上等的佳肴。而只要可以,M太太绝不会允许不好的食材出现在自家的厨房,一定要最新鲜的肉,野生的鱼,散养的草鸡,以及本地农民清晨刚从地里摘下扛到菜市场的蔬菜。她是菜场的王者,知道哪个摊档有着最好的食材,一眼可以分辨出蟹是否新鲜肥美,鸡能否成为一锅金灿灿的高汤。在挤在她身边的同龄大妈都已经陷入了广场舞的怀抱,M太太坚守住了对厨房的热爱,这使得她看起来更年轻,也更优雅。
 
M太太是个传统的厨师,她对于现在流行的分子料理什么的,隐隐是很不以为意的。牛肉就该吃出牛肉的味道,一口咬下去肉汁四溢,浑身的细胞都会充满能量。再怎么神奇的蟹肉味芒果味的分子球,也比不上鱼市里那些膏肥肉厚的大闸蟹,隔水蒸熟,红膏金油,一口下去,连心都会融化。
 
25年前,M先生和M太太刚刚结婚的时候,大家都很穷,那时候物资也匮乏,并不像今天这样遍地是超市。那时候的M先生还在工厂上班,M太太则是商店里的一名售货小姐。他们拿着刚刚够糊口的工资,有时候还要靠双方父母接济一下。新媳妇M太太刚刚从R小姐的身份进行了转换,完全不会做菜,就连煮饭,都烧糊过好几次。
 
M太太向她的母亲请教了好多次,却始终不能掌握做饭的精髓,不是盐多了就是醋少了,火候不是过大就是不够。每次烧出来的菜,连M太太自己都嫌弃,可是下班回家的M先生,却总会把饭菜吃得精光,还连连夸老婆的手艺有长进。
 
那天我看到一个讨论如何降温的帖子,有个人说:“想到回到家后老婆做的饭,心就凉了。”如果当年的M先生也那么想,可能M先生就可以在南极长驻了。
 
在M先生无怨无悔的支持下,M太太终于在做饭方面有了一定的提升,至少可以做出口味正常的菜了,不再一紧张就把醋当成酱油,红烧肉生生变成糖醋肉。
 
婚后的第二年,M先生突发胆结石入院开刀,M太太开始过上了家,医院,单位三点间奔波的日子。一辆红色的自行车穿梭于大街小巷。某天M太太买了一只活鸡,打算炖汤给M先生补身子,精心炖了一下午,汤呈现出了好看的金黄色,连楼道里都弥漫着香气。鸡汤被小心翼翼得装进一个保温桶里,放进了M太太的自行车兜,一路都很顺利。
 
进了医院,M太太提着保温桶,边走边想着M先生喝汤的样子,冷不防被一个急匆匆跑过去的男人给撞了一下,狠狠摔在了地上,手里的保温桶飞出去老远,桶盖裂开,金色的汤洒了一地。M太太顾不上摔得一身疼,连忙爬起来去拾保温桶。桶里只剩下了一小半鸡汤,把年轻的M太太心疼得直倒吸冷气,眼泪止不住得往下掉。
 
躺在病床上的M先生正百般聊赖得等着太太前来送饭,被门口一瘸一拐走进来的M太太吓了一大跳,如果不是刚开好刀行动迟缓,他早就跳下床去扶太太了。年轻的M太太坐在先生病床旁边的圆凳上,一边向碗里盛着残留的汤,一边默默得流眼泪。手肘上的大片乌青看得M先生心惊胆战,忙不迭得接过太太手里的碗。
 
“老婆,你怎么了?怎么摔成了这样?”
 
M太太一开始不答话,想着洒了的鸡汤,越想越难过,止不住得哭,“汤洒了”,她呜咽着说,M先生的心顿时放下了大半,“你人没事吧?”
 
“没事”,M太太委屈极了,精心熬了一下午的鸡汤,满怀幸福的期待被生生打碎。也难怪M太太心疼,当时买一只鸡,对收入不多的小家庭来说也是一笔不算太小的开销。当月的恩格尔系数蹭蹭蹭得疯涨,结果还打破了。M先生轻轻得抱住了她,给她擦干了眼泪,“傻瓜,不就是只鸡嘛,不要哭了。再哭汤就要凉了。”
 
后来,在M先生的坚持下,他和M太太一人一口喝完了不到一碗的鸡汤。
 
“在后来的几十年里,我再也没有喝过那样好喝的鸡汤了。”一次宴请,主人向M先生推荐起店家的鸡汤时,他说起了这个故事,如此总结道。
 
婚后第八年,M先生决定自己开始下海经商,一开始意外得很顺利,也挣到了不少钱。而做生意的第三年,M先生遇到了同行的恶意竞争,几乎跌到了人生的谷底,每天厚着脸皮去求客户吃饭,赔着脸被迫灌自己酒,应酬越来越多,回家越来越晚,身上的酒气也越来越浓。
 
有一天深夜,M先生又喝得酩酊大醉,回到家的时候摇摇晃晃,站都站不稳,抱着马桶吐了半天才清醒了一会儿。
 
“我想吃面。”M先生说。
 
M太太把先生扶到了沙发上,给他擦干净了脸,然后走进厨房开始下面条。煮面看起来容易,其实好坏需要很高的技巧,不同的面条火候不同,下锅的时间也不一样。M太太会在煮面的时候往锅里放一点菜油,或者放点盐,可以防止面条不糊烂。面碗底下放着晚饭时剩下的两块红烧大排,合着细长的葱条,和几大勺红烧的肉汁,细白的面条铺在排骨上,加上一勺滚烫的面汤,顿时香气弥漫。她小心翼翼得端着排骨面到餐桌上,本来有些迷迷糊糊的M先生顿时精神一振,捧着面碗风卷残云,就把一碗面条连着汤都扫荡得精光。
 
三十多岁的M太太坐在旁边看着他,伸出手抚摸着M先生的脸,他的鬓角已经有了些白发,M先生转过身面对着太太,握着她另一个手,两个人都没说话,眼睛里却都雾气升腾。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安心睡觉吧。”M太太说。
 
或许那碗面是幸运的,那天之后,M先生的生意赢来了转机,钱越挣越多,小房子换成了大房子,小厨房换成了大厨房。可是四十岁的M先生与太太,应酬也越来越多,今天这家饭店吃饭,明天那家酒家品菜,家里的厨房虽然大了,但是人间烟火的味道,似乎也越发少了。M先生和M太太都进入了脾气最暴躁的时刻,只要呛上,就要争个好久,谁也不肯服输。
 
一次大吵之后,M太太怒摔了房门,半天没有动静。M先生想想觉得自己有错,过意不去,亲自下厨,第一次炒了一份蛋炒饭给M太太。
 
“对不起。”M先生说。
 
那碗还有着蛋壳的蛋炒饭,被M太太一粒不剩得吃完了,滋味究竟如何让,大概只有M太太知道,她总是笑着不肯说,只是从此之后,他们开始尽量推掉了可去可不去的应酬,又开始了亲自下厨在家开伙的生活。那个装满先进电器的高级厨房,终于不再是摆设,又有了烟火的味道。
 
拴住一个人的心,就要先拴住他的胃。男人女人,其实都是一样的。
 
《双食记》里顾晓繁为了报复出轨的丈夫,教不知情的丈夫情人Coco做菜,两边的菜谱齐至,食材相克,终始丈夫中毒至深。可见食物,亦如同刀剑,一念救人,一念杀人。
 
从饕餮娘子到深夜食堂,从红楼梦到金瓶梅,大俗大雅,无非离不开食色,七情六欲,口腹之欲为先。黄蓉做火腿豆腐,二十四桥明月夜,张翠山殷素素流落冰山,炙烤海豹为食,陆小凤追击敌人,也要去吃一顿赵大麻子的炖狗肉。最好的食物,其实不在于食材与做法如何精致,而在于用心。
 
这世上的好厨娘,也并不是生下来就会做饭烧菜的,一道炒青菜里几勺盐,不错几次,谁也不会明白。煮饭如同人生,也不过要试错,也需要爱人的支持与包容。
 
行路难,多歧路,君在侧,便心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