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作多情小姐和冷酷到底先生

自作多情小姐和冷酷到底先生

八月 15, 2014 阅读 19330 字数 2120 评论 17 喜欢 98

文/林安
 
自作多情小姐今年25岁,到了这个既不敢放肆青春,也不敢大言不惭地称自己年老色衰的年纪,依旧单身一人。
 
每当回顾自己20几年人生中仅有的那么几次恋爱经历(如果单恋也算恋爱的话)时,自作多情小姐总是痛心疾首,想着自己好歹也是个五官端正、四肢发达、要腰有腰、要胸有胸的正常女青年,怎么就莫名其妙地单身了25年。眼看着身边的女同胞们男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受过伤的耍过泼的滚过床单失过恋的也都在情场里走一遭后,一一找到了自己的人生归宿,TMD的谁的青春都是万丈光芒,凭什么只有老娘的黯淡无光。自作多情小姐越想越生气,越生气越来劲,于是心血来潮把抽屉里从小学至工作以来的日记本一股脑儿全倒了出来,下定决心要找到被爱过的证明。
 
一瞬间许多遗失的回忆奔涌而来。
 
初中时暗恋班上一男生,彼此眉来眼去、心领神会两月后,自作多情小姐觉得对方发出的信号已足够强烈,看样子也是对自己有几个意思,正暗暗得意等着被表白之时,班里却传出了此男与隔壁班花的小学情史,听上去有点旧情未忘、藕断丝连的样子,自作多情小姐心里酸不溜溜的,但人家又没明确说过喜欢自己,也不好意思表态。于是两人的关系就在这场漫长的八卦里渐渐淡了。自作多情小姐因此愤愤然好久,人生中的第一场暗恋以对自己的一顿痛骂结束:“叫你丫的自作多情,真正喜欢你的男生会让你等那么久?”她在心里暗暗发誓,再也不要自作多情空欢喜。
 
记性不好的女孩运气也好不到哪去。高二时,自作多情小姐好了伤疤忘了疼,又看上了隔壁班体育委员。说来奇怪,当你喜欢上一个人时,走到哪里都是他的身影,每一次平凡的偶遇都可以是上天刻意的安排,更要命的是,自作多情小姐认为对方也喜欢自己。“他要是不喜欢我,对我笑那么好看做什么?他要是不喜欢我,回头看我干什么?T!M!D!他要是不喜欢我,知道我名字做!什!么!”自作多情小姐在心中默默抒情排比了一番,对此次暗恋充满信心。以至于那段时间她每天做梦,都是体育委员向她表白的场景。然而一切好景不长,甜美的泡沫、砰砰跳的少女心最终还是被残酷的现实无情打破。那天晚上,自作多情小姐是亲眼见到体育委员和校花牵手走在一起的,她就那么默默跟着走了一路,最后红着眼睛跑回家,哭了好久。
 
虽说自作多情小姐生性闷骚又极易动情,但还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她的原则就是:事不过三。她允许自己再动情一次,如果依旧失败,就发誓再也不要主动喜欢上任何人了。
 
上帝是公平的,不会看在你前两次都失败的份上,让你在第三次成功。“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上帝喜欢这样说。
 
第三次,当自己喜欢的男孩在散场的电影院牵起了另一个女孩的手时,自作多情小姐终于在第三次恋情失败后开始怀疑自己、怀疑人生。“也许,我天生就不招男孩喜欢。”她已经开始自暴自弃了。
 
所以直到现在,自作动情小姐也没遇到能够让她再次心动的异性。她有些心灰意冷,悲观地觉得一辈子大概也就这样过了。
 
这时候,上帝有些看不过去了。“小小年纪怎能如此悲观?现在的年轻人啊…”
 
于是,他派去了冷酷到底先生。
 
这天,冷酷到底先生走进午夜档影院。凌晨一点的影院里稀稀落落坐着几对情侣,仅有一个女孩,抱着一盒爆米花,一个人安静地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等候电影开场。
 
鬼使神差的,他就走了过去。一句话也没说就坐在了女孩身边。感受到女孩投来的诧异目光,冷酷到底先生只是笑笑,依旧什么也不说。这时候灯光暗下来,电影开始了…
 
一场电影,两个人都看得心不在焉。
 
自作多情小姐觉得此刻坐在自己身旁的这个男人似曾相识,却又害怕是自己自作多情,她一边假装看屏幕一边偷偷看身边的男人,“这么多空位,为什么要坐我旁边?”“该不会是某个暗恋我的对象吧?”“不不不!还是不要自作多情的好…”
 
与此同时,看似平静的冷酷到底先生也在进行着激烈的心理斗争,他在心中打好了上十种腹稿,准备电影结束时对身边的女孩说,却还是忍不住在电影结束前就侧身凑了过去:
 
“不好意思,我有一个故事,忍不住想和你分享。你可以一边看电影一边听我说,没关系的。咳咳…我要开始了…L呢,是一个看上去有点冷漠又不善表达的男生。初中时,他喜欢上了班上的一个女生Z。Z阳光又充满活力,每天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像朵向日葵。他想了很久怎样向她表白,也感觉到Z似乎同样喜欢自己。就在L练习了很多次后准备表白时,不知从谁那里传出了他和隔壁班女生W的绯闻。Z似乎很在意这些谣言,开始对L越来越淡漠,L想要解释却又害怕越描越黑,最终选择了沉默。从那以后,L和Z就走散了……许多年后,L才明白,自己年少时的冷漠其实是懦弱的一种伪装。如此美好的女孩,他没有信心拥有。如果有机会再见到Z,他一定会更加勇敢果断一点,因为这些年来,他逐渐明白,即使失败也总比后悔好,你说呢?”
 
电影结束了,Z小姐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