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驹飞驰,青春过隙

白驹飞驰,青春过隙

一月 1, 2014 阅读 23659 字数 3595 评论 1 喜欢 56

文/伊谢尔伦的风

赶在人生最后一个暑假尚未谢幕。
——————————
青春有张不老的脸

蝉鸣,树影,白云,夏天,钢琴声响,棒球手套,骑车上学时的凉风,傍晚放学后的夕阳,图书馆书架间微微的凉意,篮球场里永无休止的喧嚣。时光日复一日奔涌不止,但和平时代的青春,却似乎永远都是这副模样。

因此那时候正青春的我们,也常常会产生这样的时光永不变的错觉——就像十七岁的真琴她单纯地相信,可以永远与青梅竹马的医院家小开功介、还有和今年春天转学来的红毛猴子千昭一起玩抛接球游戏,可以永远都三个人在一起,可以永远是朋友,只是朋友。

绀野真琴十七岁,短发微卷,长得像音无小夜,成绩不怎么好,总是笨手笨脚,经常磕磕碰碰,做个菜也会引起火灾,却还偏偏神经大条全无自觉。

某天下午她搬笔记去实验室时不小心摔倒,胳膊肘磕到一颗“核桃”,瞬间眼前万马奔腾岩浆喷涌人声鼎沸浮过无数幻觉,从此发现自己拥有了穿越时空的能力——7月13日的下午四点,真琴骑着自行车滑过下坡道,擦过带着孩子的欧巴桑,掠过敲钟报时的玩具兵,前方的路口亮起红灯有新干线正在通过,她却因为刹车失灵笔直地撞了上去……

然而回过神来时,她又回到了刚刚经过的下坡道,撞倒了带着孩子的欧巴桑,害自己摔倒在地,正看见玩具兵敲钟报时,新干线飞速驶过,自己则安然无恙。

适应自己的“超能力”并且掌握使用方法(方法是一次再一次迈腿猛跳或者前滚翻……)之后,傻瓜真琴随即开始了对这种无数科幻小说中反复出现的各种好人坏人活人死人梦寐以求的力量的……普通女高中生式滥用:

珍藏的布丁被妹妹偷吃了,可以回到过去先下嘴为强;不会做的小测验,会因为在“未来”看过了卷子而提前准备轻松过关;不想结束的卡拉OK,可以靠着前滚翻重复十个小时;零花钱花完了,可以回到没花的时候重新拿……粗线条单细胞缺心眼如真琴,是决不会像夜神月那样去研究使用规则,更不会去想这种像玩游戏时不停读档一样的超能力会有些别的什么用处,或者会带来什么副作用的,只知道没心没肺地一次又一次为着属于小女生的小目的,穿梭于一丝不苟的时间齿轮间小小的罅隙。

即使姑姑对她说“穿越时空这种事情,对你有好处,但对别人来说不一定。”

——而姑姑芳山和子,正是筒井雪隆小说原作《穿越时空的少女》的女主角,现在东京都立博物馆的美术品修复师。

Time waits for no one

于是在功介被低一级的学妹告白之后,千昭用自行车载着真琴回家时,这个看起来像不良少年的红毛猴子突然问,“和我交往好吗?我长得也还可以吧?”而一下子慌了神的真琴却一再回到过去,想要阻止他说出那句话,终于成功地让这件事“消失”。并且从此像所有青涩而忐忑的小女生一样,不停地逃避着千昭的视线。可不知不觉间,朋友友梨却成了千昭的女朋友——真琴反倒又有点不高兴了。

无论如何,在我们短暂而漫长的青春,这样的多角恋小故事每天都在发生,并且也是那段多年之后回头看,会被称为“单纯快乐无忧无虑”的时光的,有趣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总算有一天,真琴发现了自己胳膊上刻着的数字——看起来像“90”?当然那时候,她还不知道,那是剩下的可以穿越时空的次数标志,并且不是“90”,是倒过来的“06”。还来不及仔细去想这件事,爱管闲事的真琴就因为听说了功介拒绝学妹的理由:“我平时以为是个笨蛋的那家伙,不知不觉间成绩竟然超过我了。”再次回到了7月13日——必须从自己靠“在未来看卷子内容”的方法提高了成绩这件事着手,使功介没有拒绝的理由,再制造机会让小学妹因为功介而受伤,于是羞涩的小学妹总算告白成功,功介借了真琴的自行车送她回家去。

真琴收到功介先斩后奏的借车短信时才想起,7月13日,她第一次发现自己有“特异功能”的7月13日,她本该在这一天被新干线撞死的7月13日,她的自行车刹车不灵。因果永远环环相扣。

就在真琴为了阻止千昭在电话里问自己“你是不有进行时空回溯”, 进行了最后一次时间穿越时,功介带着小学妹骑着真琴的自行车从她面前滑过,真琴再一次撞上了带孩子的欧巴桑,再一次看见玩具兵敲钟报时,新干线飞速驶过,功介和小学妹连人带车撞进了铁轨。

当为了追上功介而在下坡道上磕得浑身是伤的真琴大叫着“停下来停下来停下来停下来……”的时候,时间真的停住了,她的满身伤口消失无踪,而静止的人流中除她之外唯一行动着的人,是千昭。

“我所在的时代,开发了能自由往返时空的装置。”定住了身的新干线,不再闪烁的红绿灯,停在半空的气球,冻结般的钟摆。红色短发、爱咧嘴笑,看起来像个热血不良少年的千昭,用比静止的时空更沉静的声音慢慢地说着。

那个被他遗失的时空穿梭装置,有使用次数限制,却已经全被真琴花在零花钱、卡拉OK、小测验和零食上了。但是也幸亏,是被笨蛋真琴捡到,笨蛋不会用时空回溯来干坏事。

而千昭穿越了这么多年时间的理由,仅仅只是为了看看真琴的姑姑一直在修复的那幅画。回到这个时代,一天又一天的来到展览厅的“暂不展出”告示前,只是,想要沉迷于它。

但为了不让傻瓜真琴自责,为了救回本该死在新干线轮下的功介,千昭用掉了自己的最后一次穿越时空的机会,他回不去了——他本来早就该回去的。

本来早就该回去的,却忍不住地要一再流连,只因为这个时代的河水还会在地面流淌,只因为这个时代的自行车还不是教科书上才会出现的古董,只因为这个时代的天空还那么辽阔,只因为和这个时代的你们在一起,日子过得太开心了。

但是,我犯了规。以后,再也不能见你了。

东京街头接踵摩肩,即使一切静止也依然人山人海,真琴在沉默的灰色的丛林般的人群中呼唤着声音渐行渐远的千昭,千昭却只在时间再次流动的前一秒背朝着她挥了挥手,随即被重新开始汹涌的人潮与时光吞没,再无影踪。

只留下功介与真琴,在关于“千昭退学”的流言四起中,望着他空荡荡的课桌椅。

在筒井雪隆的小说原作中,真琴的姑姑芳山和子,藉由薰衣草的香味,认识了一名来自未来的少年。而分别之后,她一不小心,就等了他许多年。

“但是真琴,你不是我这种类型的吧?如果你等待的人来迟了,你会冲上去迎接他的吧?”

听了姑姑这番话的那天晚上,真琴忽然发现,因为时光被千昭倒回去了一次,自己浪费在与千昭的电话上的那最后一次机会,还没有消失。她立即冲出了家门。

那依然还是,可以肆意浪费的青春年华。

初遇,相识,熟悉,结伴,在一起的日日夜夜划过眼前。为什么最习以为常的东西,却总是偏偏喜欢转瞬即逝?图书馆,新干线,拉面店,棒球场……千昭,这么平凡的日子,在你那个时代,是不是已经成了做梦也梦不到的珍宝?曾经三人一起在雨中撑过的那把红伞,是不是也依然盛放在你心里的某个地方?千昭,在你生活的时代,还会不会下雨呢?

时光兜兜转转,来来往往,终于最后一次绕回7月13日。真琴又一次从实验室的地板上爬起,让功介邀请暗恋他的小女生一起打棒球,自己则拼命地奔跑,“冲上去,迎接他”,找到千昭,告诉他——“那个时空的你,全部告诉我了。”而你手腕上刻着的,你能穿越时空的次数,太好了,还剩一次。

最后一次的7月13日,真琴与千昭一起坐在黄昏的河岸,四周的人物风景,欢闹的孩子,淡漠的晚霞,来往的车流,花香与水声,都与她看过几次的7月13日的此时此地分毫无差。“时间是不会倒流的,回到过去的只有你自己。”

所以就算一次再一次,在不同的时空,抹消了一些因,失去了一些果,“我”也依然是“我”,感情不会变质。

真琴让千昭回到自己的时代去看那幅画,“我会让它流传到你那个时代,我会想办法的”。

而千昭离开了,却又终于回头,挽着放声大哭的真琴的脑袋说,“真琴,我在未来等你。”

“嗯,我马上去,跑着去。”

哪怕精疲力竭也追不上你,哪怕追上你时自己早已满脸沧桑,哪怕你只能在很久之后突然想起,为什么小时候邻居家的老太太会那么了解你那么喜欢给你讲棒球的故事,哪怕最后,即使是属于未来的、应该拥有更多时间的你也没能等到重逢,只来得及在某块墓碑上看见不姓“绀野”的“真琴”——

那个时候,只怕也早已经不再是意气风发的少年的你,是会为无法确定墓主的身份而苦恼,还是会安慰自己“这样也好,就当她是嫁人改姓过完了一生,也总比为了追上我而一辈子都是‘绀野真琴’好”?

但这些假设与可能,其实都不需要、也不应该去设想与思考。“穿越时空”这个题材,已经有太多人,讲过太多次。形式各有不同,主题多种多样——关于不同时代的观念冲突,关于回到过去能否改变未来,关于即使时空改变也永志不移的心愿,关于时光的抓不住与追不上……而《穿越时空的少女》剧场版,这部大热闹大排场的原作同人所讲述的,却仅仅,是关于和平时代的微小青春。因此即使剧情漏洞再多也可以被原谅,男女主角长得活像从《BLOOD+》里蹦出来的也没有关系,真琴到底追不追得上千昭也无所谓……

毕竟,它终究是个关于青春的故事,在那个还有大把大把的未来可以挥霍的时代,一切都还存在着无限的可能——请务必相信,只要跑起来,一定能追上去。

 

download

 

下载密码:本站域名(guo.lu)

评论列表

  1. 淡忘说道:

    以前看过的,在这又看了一遍,青春转瞬即逝。